2013雷霆vs火箭 >>  文學頻道 >>  文章 >> 文章內容

發表時間:2019-12-28 11:38:07

該作者的文章:

 鼠年的思忖(原創散文)

/原野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這是當代詩人徐志摩的作品《再別康橋》中的一段經典語言。2019年就要與我們告別,新的2020年即將來臨?;毓艘醞?,歲月悠悠,光陰似箭。頭上不知不覺又添了些許白發,心情似乎也蒼老了一些。然而,我不甘心自己生命的衰老,內心一直有一股激烈地抗爭:世界是多么地美好,與其低頭吃喝等死,還不如抬頭昂首挺胸,再向天公借他20年!

    20年,足以完成自己的許多心愿;過去的幾十年并沒有白白荒廢,只是沒有遇到這樣好的歲月,那時候只知道一味地低頭拉車,而沒有時間抬頭看路。就文學而言,喜歡的東西很多很多,但能得到的卻很少很少。人的一生,三四十歲應該算是他成熟的黃金時代,本來可以無拘無束地學習,像海綿一樣吮吸各種營養,然而我們遇到的時代不好,缺吃少穿,拖家帶口,整個社會經濟很落后,科學文化也不發達,還得時不時地參加一些政治上的“階級斗爭”。偶爾碰到一部好電影,聽到一首好歌曲,還不能自由自在地享用,怕粘上“封資修”的余毒說不清。在新華書店里看到一部好的小說,喜歡歸喜歡,卻買不起。由于文化水平不高,給報社雜志投稿,十回有九回收到的是退稿信。時間就這么一天一天地浪費過去了,年齡也一年又一年地增長。“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好東西讓別人都拿走了,留到最后的是一些落在角落里的次品。錯失了黃金時間,眼看著那些名作家一部又一部地出書,而自己卻只能望“洋”興嘆!

    八十年代初期我們那里有了電視,當我看了印度電影《流浪者》以后,心里又是喜歡又是納悶:拉茲是怎樣由一個法官的兒子變成賊的,是他當法官父親的錯還是那個搶走他母親又把拉茲培養成賊的壞人呢?反正搞不懂,但是我卻喜歡上拉茲這個流浪兒,他吹著口哨,唱著自己喜歡的歌曲,一不小心還被一個叫麗達的美貌女子愛上了,于是就有了那部電影里的《麗達之歌》:“你是我的心/你是心靈的歌/快來吧/趁現在黑的夜還沒散/你快來吧你快來我的愛”和《拉茲之歌》:“阿巴拉古(到處流浪)/阿巴拉古(到處流浪)……”拉茲一邊走路一邊唱歌,還時不時地順手牽羊偷竊路人的一塊懷表把玩……那個神情做派,簡直就像是一個快樂的小天使。如今幾十年過去了,這部電影和他的插曲依然強烈地占領著我的大腦神經,再很少有什么電影能超越它的存在。假如能重新回到那個年輕的時代,我情愿當個拉茲一樣的“賊”,偷富濟貧,扶危助弱。

話又倒回來,這兩年退休后自己的家庭生活越來越好,吃穿不發愁,文化生活極其豐富,電視、電腦、手機,想玩什么就玩什么;寫詩作賦,攝影制片不算,還在老年大學里學習深造。孩子們說,只要你們老兩口健健康康,快快樂樂,我們就放心了。你們的工資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千萬別存錢,我們不會要你們的錢??燉值諞?,健康第一,舒適第一。昨天在理發館剪頭發時,一個中年婦女看見我老伴的頭發驚呼:“七十多歲的人,頭發比我們的頭發還要黑,有什么好的護發法子嗎?”我們告訴她,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快樂就行!看到老年大學里那些耄耋老人唱歌跳舞,我們很受感染。七十歲算什么,我們并不老。按聯合國人口年齡劃分標準,我們還處在中年人的行列里呢。

 

笨笨豬走完了它的365天,小老鼠又要與我們結伴同行。十二相屬鼠最大,1984年是甲子年,今年是庚子年,24年后的2044年就是下一個甲子年了。千頭萬緒,開年大吉,祝愿新年新歲有一個新的開端:玉鼠齒最硬,煙霞洞壁行。輕盈千歲體,修煉化成精。啪啪啪,小老鼠,快長大,咱們一起迎“四化”!
 

 

共獲得積分:26 ,共26條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載加分內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
  •  加載評論中...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