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雷霆vs火箭 >>  雜談頻道 >>  文章 >> 文章內容

發表時間:2019-12-23 07:24:22


西九里港乾隆行宮之謎

 

  ■淡似菊

  

  京杭大運河自杭州市余杭區博陸鎮流入桐鄉境內,橫貫大麻鎮區,向崇福鎮東去。在大麻當地,民間叫大運河為“塘河”,其北的村莊、地區統稱為“塘北”,南面更大的鎮域范圍卻不對稱地叫“塘南”,而是將此一稱呼安到了遠在錢塘江以南的蕭山地區的頭上。這是老里流傳下來的地名俗稱,未見記載,卻是眾所公認的習慣稱呼。

  大麻塘以北,地域不大,卻有三條叫“九里港”的河道,都通大運河。東邊那條在吉字浜村境內,叫東九里港;中間的在?;?,叫中九里港;西邊的在百富村,叫西九里港。三條河道中,以西九里港最為寬闊。江南水鄉,河道密布,以長度名河、以方位區別的河名,亦非罕見,不足為奇。

  大麻鎮舊屬德清縣。民國版《德清縣新志》:“大麻村,為杭嘉湖三府接界,屬德清縣。”數年前,筆者在德清縣檔案館查閱有關資料時,在《德清縣續志》中,竟意外地發現了清乾隆時擬建行宮的軼事:

  “塘棲行宮,基長60丈,東西余地各10丈,深60丈,堤岸60丈,在運河南岸,屬仁和境。乾隆二十二年以前,系仁和恭辦,二十七年,湖州府知府李堂,請歸湖屬經辦,時議移至德清大麻村,已于大麻村永福橋筑石岸矣。旋定議,仍在塘棲,其工程湖屬公辦。”

  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村坊,地處僻壤,怎么可能有建造皇帝行宮之議呢?而《德清縣續志》系清嘉慶十三年(1808年)版本,是康熙版之續編,補纂康熙十三年至嘉慶十二年這130多年的歷史。由于其成書與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相隔僅只46年,故上述記載允為可信可靠。

  那么,在這個毫不起眼的小村落,何以會有修建行宮之議?湖州府因何奏請要將塘棲行宮移至大麻?又何敢邊上疏就邊動工筑石幫岸?到后來,又為什么終于作罷?試想:替皇家辦事,豈敢兒戲! 其中疑竇重重,引起了筆者極大的興趣。

  大麻是位于京杭大運河邊的小鎮,古時坐船到杭州僅一日水路,因而在南宋時期,這里早就形成富庶的農村集市。尤其在宋南渡時,為紀念三國時東吳孫權,而在瀕臨古運河的南岸,建造起一座巍峨高大的吳王廟,為過往船只所矚目。清康熙、乾隆皇帝沿運河南巡,經過大麻,也要到吳王廟滯留。民國版《德清縣新志》卷13【大麻駐蹕】有載:

  “清康熙、乾隆間數南巡,至大麻鄉,停泊龍舟,暫時駐蹕吳王廟。廟之東西廊首,列偶像二,頂卦武裝,云是康熙南巡時,兩侍衛在該處失足墮河而死者,塑作紀念。”

  民間傳說,康熙南巡時,曾攜愛孫弘歷同行,他的兩個侍衛就是為救其孫而墮河。我查閱了祖孫的生卒年月,發覺此說有誤,但作為坊間傳說也情有可原,畢竟事出有因,并非空穴來風。其后,乾隆皇帝效法皇祖,六下江南,體察民情,每過大麻必上岸到吳王廟進香倒是確有其事。于是,在乾隆二十七年三下江南時,或許由于隨行大臣揣度上意,暗示唆使湖州府奏本,在此地建造行宮亦未可知。果若如此,則“已于永福橋筑石岸”之舉,始可得到解釋。

  永福橋,在塘北西九里港上,與大運河相通且較近,對皇家船隊的泊舟交通均甚便利??杉庖櫓械男泄芍?,是經過精心規劃選擇的。

  至于議而作罷的原因,已無從稽考。從行程而言,石門鎮營盤頭到大麻畢竟較近,從大麻到杭州就較遠,而塘棲鎮正處于中間,船行較為充??硎?,且塘棲是大鎮,比較繁華。當然,真正內中的緣由,只唯當年經辦的官員才知曉,想必也不敢透露,更不可能記載下來。所以,連西九里港曾動工打算建造行宮的事,也鮮為人知。

  因此,筆者只能作如是解釋,估計雖不中亦不遠矣。總而言之,在大麻鎮西九里港上,建造乾隆行宮的計劃,歷史上確有其事。

 

共獲得積分:4 ,共4條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載加分內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
  •  加載評論中...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