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雷霆vs火箭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9-12-22 15:00:37

该作者的文章:

           

    夜幕渐降,华灯初放,上海中山公园1号门附近,传来了悠扬的交谊舞音乐。一对对舞伴闻曲起舞,时尔轻盈旋转,时尔热烈奔放。傍晚出来散步的我,路过此地,听到这优美的舞曲,脚底也有点痒痒了。今天我就来讲讲我的“人生圆舞曲”吧。

    在进入“不惑之年”前,我终于脱离了“农”字头的工厂,调到体育单位工作。不久,我市(县)总工会组织了一支成人游泳队去义乌参加“浙江省五(县)市总工会组织的游泳友谊赛”。我是带队教练,领队是一名县总工会的干部。比赛结束后,举办了热闹非凡的联欢会。因这次比赛工会工作者居多,余兴节目时,大家兴致勃勃地跳起了交谊舞。我们队在兄弟县队中“财大气粗”,被大家称为“老大哥”,所以我这位唯一的女教练也就成为了焦点。当我一个劲地摆手对邀请者说我不会跳时,那种尴尬的局面使我们的老大哥队“大煞风景”。领队出于好意,拉我入舞池,让我先慢慢地踩踩步子,我僵硬笨拙地跟着领队学起了交谊舞,其实这次完全是出于被迫和应付。
    想不到接着又碰到了第二次的尴尬,当年我参加了为期二十天的在普陀山举办的“全国业余体校游泳教练员培训班”。当时的交谊舞在社会上正如“星火辽原,蓬勃兴起”,那些给我们上课的老师都来自国家体委和北京体育大学,课余时间他们舞性正浓,招呼大家把饭厅里的桌子椅子移到旁边,就跳起了交谊舞。培训班里男的多女的少,当北体大的老师来邀请我跳时,呵呵,我出尽了洋相。
    自从这二件事后,我就下决心有机会要好好地学一下交谊舞,不为别的,只为不再在公共场合上出洋相。好在我们单位为了增加经济效益,把体育馆当舞厅,开办了交谊舞早、晚场,我也被安排在工作之余去值值班收收票,赚些加班费。刚退休的原县文化馆馆长,原来是部队里的文艺干部,他和老爱人常来体育馆跳舞,这馆长每次来总会带着我跳上数曲,加上在当地,我认识的人也比较多,在大家的带领下,我这位没有多少文艺细胞的粗人没有经过正式培训,也慢慢地学会了跳交谊舞,而且还学会了男步。

    退休后来到了上海,我曾住在复兴西路淮海路的交界处。每当晚上,我家小区对面的三角花园里就会响起舞曲,我就会和附近的邻居们一起去跳交谊舞,为此我也结识了好多本地朋友,特别是几位邻居小姐妹。
    后来我搬到长宁区居住,数月后的一天傍晚,我又去三角小花园看我的邻居朋友们,想不到我的二位比较要好的小姐妹,相差不到二个月竟前后去世了,她们只比我大2岁和4岁,人生无常,感叹万千呢!
   
    好好地珍惜我们晚年的每一天吧,等跳完最后的人生圆舞曲时,让我们来一个不遗憾的谢幕!


共获得积分:17 ,共17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