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雷霆vs火箭 >>  雜談頻道 >>  文章 >> 文章內容

發表時間:2019-12-16 08:15:59


金漸皋與 《怡安堂詩集》

 

  

  ■陳永治

  

  金漸皋,字夢蜚,號怡安,明末清初德清縣大麻鎮(1950年劃屬崇德縣,后并入桐鄉市)人。崇益村朝西埭金氏,書香門第,一門風雅。漸皋曾祖金聲,儒而不仕;祖父金陛,明萬歷三十一年(1603)舉人,出任山東德平縣令,清廉,政績卓著,因遷知府;叔祖金明治,萬歷二十三年(1595)進士,泰和知縣,擢升御史;父金鏡謀,崇禎貢生,娶仁和縣名士徐鶴南之女為妻,篤于友,重名節,嘗謂子曰:“士君子以立身為本,功名富貴,非所急也。”督課甚切,深有厚望。漸皋謹遵父訓,有乃祖風范。崇禎九年(1636)中舉,與嘉興曹溶、杭州徐之瑞等交善,關心時政,意氣風發,欲報社稷,曾加入復社。及明亡,一時甚感失望。

  清順治九年(1652),金漸皋進士及第,官邢陽縣令,勝任邑事,大吏以才能薦,于順治十四年(1657)任漢陽令。其為人寬厚仁慈,在任不輕用竣法,處事公正,深孚眾望。遇荒年歲歉,則捐俸賑恤,修學課士,給以膏火,民皆德之。數年后,他翩然乞身,其高風亮節,時人感佩不已。歿后,入祀名宦祠,可概見其清正廉潔。

  金漸皋具文才,明崇禎十六年(1643)為葬父,請名士錢謙益撰墓志銘,其末云:“有美一人婉清揚,目營四海滯堵墻。彌留之言何瑯瑯,載筆入棺告上皇。啟爾后賢繼述長,安寢巨室無庸傷。”實有稱贊其子之意。漸皋擅長寫詩,其論詩謂泥古則拘,趨今而襲,所作必以抒性情為本,而不汩于利祿,常具樂觀之思。著有《怡安堂詩集》,茲略舉一二如下:

  邗江

  畫舸南游錦纜移,垂楊空有萬條垂。

  二分明月仍今夕,十里珠簾異昔時。

  回望鄉關迷咫尺,頻年蹤跡愧支離。

  可憐楊子橋邊水,只與征人照鬢絲。

  邗江:在揚州,這里即以指代揚州。二分明月:徐凝《憶揚州》詩:“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無賴是揚州。”明月共三分,揚州獨占二分。用于形容揚州繁華昌盛的景象。現在,明月依舊,而當年畫舸錦纜,十里珠簾,垂楊萬條,明月輝煌,何等繁華,而今安在哉?用 “異昔時”,反襯目前的破敗景象。滿清入關,激起江南人民的反抗,揚州十日、嘉定三屠,永為我民族的痛史。作者于詩中作了大膽的揭露。

  冬日雜詠

  日日愁仍攬鏡看,楚人憔悴尚南冠。

  力微不任施橫草,論定終當待闔棺。

  元亮晚途甘石隱,孔明早歲本龍蟠。

  救時事業須經術,莫遣蒼生笑謝安。

  南冠:俘虜的代稱。楚國在南方,因此稱楚冠為南冠。本指被俘的楚國囚犯。作者以此指代自己空有一腔抱負,不得施展,有如囚徒。橫草:《漢書·終軍傳》:“軍無橫草之功,得列宿衛。” 施橫草,大軍出發,沿途把青草踩倒。沒有殺敵立功,只有踩倒青草那樣的微末功勞。比喻功績很小。元亮:陶淵明,字元亮。石隱:大隱。清李士棻《奉贈廉昉先生》:“先生非石隱,束志臥蒿萊。”諸葛亮,隱居隆中,號臥龍先生。作者自言早歲有用世之志,晚年則決心歸隱。“救時事業須經術,莫遣蒼生笑謝安。”為作者自嘲之詞。

  文人張大受(1660-1723),清康熙四十八年進士,授翰林院檢討,嘗為《怡安堂詩集》作序云:“德清金先生夢蜚,由進士知邢臺縣,再補漢陽時,方無事,農恬士讓,一旦掛冠歸其鄉。先生行后,軍興役繁,漢陽疲甚,人服先生見幾之先。布衣蔬食,扁舟訪朋友佳勝。觸必有賦,一唱三嘆,凡時序之盛衰,百物之榮悴,人情之憂喜,不用描畫而自然之情景都現。此無他,中不為物累,又有欲為不克遂,因乎文以抒之,想黃虞之風俗,考洙泗之禮樂,如讀淵明之詩,不獨以休官自高。其思之深,足使人撫卷躊躇,而哀其不遇也。

  予不及見先生,與其諸孫交,溫雅誠實,足以知其家法。誦先生詩,睪然思其為人。曹秋岳侍郎舊有序,茲復綴辭簡尾,而重申其高志如此。”

  據悉,鄉人郁震宏、俞國林先生校注的《怡安堂詩集》即將出版,為桑梓添彩,乃宏揚地方文史之舉。余將翹首以待。

共獲得積分:4 ,共4條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載加分內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
  •  加載評論中...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