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雷霆vs火箭 >>  雜談頻道 >>  文章 >> 文章內容

發表時間:2019-11-04 14:38:14


 

 

                                                              我們的步云山情結

 

01.

 

   不久前,我和我的小學同學,坐動車去了莊河步云山。嗯,這些年來,我們經常過去,有的時候是開車去,有的時候是租車去。

 

   每一次去,有一件事情是我們一定要做的,去看一看我們當年跟隨我們的父輩們,在那里生活過的山溝。算起來有50年的時間了,當年我們還是孩子的時候,跟隨著我們的父母,去了莊河的步云山。當時的行政區劃來說,莊河步云山,是這座城市最北部的山區,也算是深山老林。

 

   出于國家政治經濟的需要,當年備戰備荒,我們的父輩們就在這個大山溝里,用自己的雙手汗水,建起了一座功能齊全的戰備醫院。醫院建成之后,我們陸陸續續從四面八方,搬到了醫院的家屬區。整個醫院的布局,中溝是醫院主體,東西兩個溝,是我們的家屬區。

 

1970年,這座醫院開始正式的啟用,到1980年撤編回城。這次醫院生存了差不多10年,而我和我的同學們呢,在這里度過了,小學時代,中學時代。

 

在我們的情感記憶中,醫院的每一座建筑,不僅僅銘刻著我父輩們的血汗,更是他們那輩人,人生追求的無怨無悔。如今,他們中的多數人都走遠了,再也回不來了,但是那所醫院的遺址還在,我們這些后來人的情懷還在,所以我們內心深處,深藏著對這片土地的一種無法釋懷的情感。

 


















 

02.

 

其實我們多數人都已經把步云山當成了我們第二故鄉,我們太熟悉這里的山山水水,太熟悉鄉里鄉親,太熟悉我們當地的同學們。所以只要有時間,我們就一定會回去看看。

 

你不能問到底看什么,因為確實沒有什么風景值得看,大山依舊沉默,村子還在,當地的同學也在,一切變化好像不太大,唯一變化最大的就是,這座曾經的戰備醫院,很多地方都成了斷壁殘垣。每次去看到這樣的場景,我們的內心,有一種很難說出來的感覺,惋惜傷感,遺憾茫然。

 

我們家當年住過那座屋頂拱起的房子還在,只不過已經非常破敗,我記得前年去的時候,我站在房子外面的路上,看著那個破敗的房子,突然我有一種很錯落時光的感覺,似乎在那個院子里,我看到了忙碌的母親,也看到了當年的自己,還看到了小房子窗口飄出的裊裊炊煙。沒有人注意我那一瞬間,我覺得我自己是落淚了。

 

1970年入住,到我197512月參加工作離開,我在那個房子那個小小的院落里,和我的父母一起生活了差不多6年,戰備醫院取消之后,80年我的父母回到城市,不久母親就因病故去。

 

后來80年代90年代,這是我人生最忙碌的時候,也是我的同學們最忙碌的時候,雖然經常想念莊河步云山,但是還是去的少,一直到90年代末期,我們開始陸陸續續的,經常性的,回到莊河步云山去看看。

 

因為這片土地,有我們少年的快樂,有太多讓我們回味的往事,所以回去看看也就是我們很多同學的共識。

 












 

03.

 

我記得我有一次和我的朋友們說起這些事情,我說我人生有兩個重要的情結,一個是文革前,我們家住在那條小巷的情結,另外一個就是步云山的情結。這兩種情結,算是陪伴了我大半生,而且還會繼續陪伴下去,忘不掉。

 

在漫長的人生路上,無論身在何處,我很多次都夢見,莊河步云山,夢見我們家那個小院落,夢見門前的那條溪水小橋,夢見我和我們的同學們一起上學,夢見我們一起上山拾柴,所以真是一個長長久久的夢。

 

只有經歷的人才能有等同的深受,所以我們一起在這里生活的同學,每一個人大抵和我一樣都有同樣的情懷,所以我們每一次去都感到興奮,每一次去就像回到家,所以我們幾乎是不厭其煩的,要去醫院的當年的三條溝看看,其實我們依然能尋覓到我們當年的很多影子,很多記憶。

 

因為醫院是從79年就開始陸續撤編,而那個時候,我已經讀中學了,中學是在十幾里開外的鎮子上,當時叫公社,我和幾個醫院的孩子,我們一起每天就這樣走著去走著回,差不多有30里路。現在想一想真是有毅力,真能堅持下來。我記得當年我還跟我的父親說,你給我買一輛自行車吧,我父親說十幾里路,你走吧,年紀輕輕的這點路算什么?

 

很多年后的今天,我確實有一輛自己的運動單車,騎行幾十里路很輕松,但是當年的往事我依然記得很清晰。事實上,我們這些所謂城里的孩子,和當地的同學融入的很快,沒有什么距離。而且我們在農村學校讀書的時候,各種勞動都體會過,所以我們一直覺得環境確實造就人,鍛煉人。

 

我這次回去呢,我聽說我當年的中學班主任去世,我記得好像幾年前我去的時候,曾經見過他,他對我們好像沒有太多的深刻印象,但是我們都沒忘。

 

我這次去的那天早晨,我一個人拎著相機,沿著那條鎮子上的路,走到當年上學的那個中學,基本的位置還在,只是平房換成了樓房,因為去的那天是周日,學生們都放假,整個校園靜悄悄,我站在學校大門口,靜靜的看著這座,我熟悉,其實已經陌生的校園,內心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真的,又好像看到我和我的同學當年就在這個操場奔跑,一轉眼幾十年人生。

 

從學校出來,我沿著學校旁邊的路去了河邊,這條河我們實在太熟悉了,當年有一座石拱橋,是我們參與的,細節已經記不太清楚了,只記得那個水很涼。我站在河邊拍了幾張片子,應當是枯水期,水不是很多,就想起當年的往事了,夏季的時候,學校有午睡,我和幾個同學我們就偷偷的跑到河邊去游泳戲水。那會兒學校管理是比較嚴格的,也是處于安全考慮,嚴禁我們去河邊,那時候有值周老師,一旦被他抓了現行全校通報,我記得我好像被通報了幾次。因為那個沒法抵賴,是因為那個水,好像堿性比較大,你洗完了之后,用手指甲輕輕一劃就能劃出白印兒。

 








 

 

04.

 

我讀書的時候非常不用功,最大的興趣就是課外讀物。而那個時候你想找一個課外讀物,基本上也是比較少見。但是我非常感謝我農村的同學,在他們的家里有很多老書,所謂的老書,就是那種線裝的,油墨印刷的,甚至沒有標點符號,豎版的,紙很薄的那種書。我讀中學的時候,這一類的書看了很多,只要去同學家看到有我就借,基本上人家也都借給我,那算是封資修。

 

我記得我還在學校住過一段時間,晚上點著油燈看那些課外的書,基本都是話本,武俠,這一類的東西比較多。這類書的最大特點就是口語化,很直白的那種,就是讀起來有點難看它豎版。點著煤油燈讀啊,很辛苦,結果自己也沒注意,煤油燈把臉熏的橫七豎八的煙灰色,也沒有鏡子,也沒注意,就這樣,就進了教室,結果是全班同學哄堂大笑,被學校嚴厲批評過,校長在大會上說,有些同學你注意了,成天看封資修,還能當革命接班人嗎?結果就被校長說中了,一直到退休也沒接上共產主義班。

 

我特別欽佩我父輩的那一輩人,那些叔叔阿姨們,在我的眼睛里,我覺得他們都像豐碑一樣,也像那醫院周邊的一座座大山一樣。當時這所醫院是整個遼南地區最好的戰備醫院,它的輻射能力很強大,遠在東北的,近一點的蓋縣的,營口的,鞍山的,很多人都在這里治過病。

 

那是一個真正的不染塵的,救死扶傷,實行革命人道主義的時代,所以值得懷念,他們拿手術刀的手,清清白白,所以治病救人救的徹底,問心無愧。

 

盡管身在大山溝,當時醫院的后勤做得非常好,尤其是副食供應,非常充足,真的是讓人充滿了懷念。

 

醫院有自己的衛生學校,有自己的制藥廠,整個的醫院設施非常配套,醫院培養的衛校學生,有一些人就成為了醫療骨干,活躍在醫療衛生戰線上。

 

每一個人都有著自己的記憶,都有著自己內心的一種情懷,莊河步云山對我們來說就是這樣,是一種深刻的記憶,是一種不舍的情懷,每一次去,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樣,同學家的熱炕頭,濃烈的酒,農家飯,太多太多喚起我們對往事回憶的場景。

 

我一直覺得這不是一種簡單的懷舊,因為這片土地對我們這些同學而言牽掛了一生,記憶了一生。

 

我在中學的時候,學校組織去了一次步云山,非常艱難的登頂,步云山是遼南的第一高峰,海拔1000多米吧,當年山頂上還有一些廢棄的軍事工作設施,我記得我和同學們都下到那個坑道里面,看到那些工嗯程。現在的步云山是可以沿著山間的階梯登頂的,前些日子我另外的一群朋友他們就走了幾個小時登頂。站在最高的山峰上,看著山腳下的山川萬物,河流,田野,也是很壯觀的感覺。

 









 

05.

 

也許是因為太熟悉這片土地了,而且這幾年頻頻的回去,所以總感覺它的發展不是那么快,變化也不是那么大,但是整個的生活是有變化和提升的。

 

我們這次回去,又相約了幾個當地的同學,在一起聚一聚。我們這些同學之間沒有什么距離感,見了面之后非常親熱,所以酒很盡興,聊得更盡興。

 

從步云山回來之后,我們幾個同學坐了坐,說起了這次步云山之行,也是有很多的感慨。席間有同學就講起了我們父輩之間的他們那種友誼,我覺得那就是在特殊的那種年代和歲月里凝成的,是真正的不染世俗的情誼。

 

我和我們的這些同學也是基于父輩的情誼,一直保持著非常好的關系。一轉眼,父輩們的很多人大多數人都走遠,剩下的也都是在耄耋之年,這就是時光和歲月留給我們的印記。

 

我們當中有些同學對那片土地付出了很多,捐助贊助了很多孩子,談起這些往事,他們也都無時無刻不表現出對那片土地的熱愛,這是非常讓人感動的事情。

 

所以我和我們的同學,內心深處確實深藏著對步云山的情愫,很難用言語說清楚,熟悉那片土地,熟悉那里的人,熟悉那里的山川萬物,回去沒有陌生感,沒有距離感,這也是我們每年幾乎都要去的原因。

 

其實每個人內心都會有這樣的情結吧,只不過彼此的經歷不同,表達方式也不大一樣。

 

有一些東西叫做永遠,可能步云山對我們這些人來說就是一種永遠,永遠的不能忘,永遠的回憶懷念,隨時隨地的回去看看??吹剿謀浠?,我們高興,聽到它的信息,我們就感到親切。這大概就是一種類似于故鄉的情感吧。

 

剛回來,我們又和同學相約,在明年的春天三四月份,步云山進入春天最美的季節,漫山遍野的野杜鵑開放的時候,我們要再回去看一看,攀登步云山。

 

所以我們內心深處期待著那個春天早早到來……

 

 

                           2019114日星期一

共獲得積分:10 ,共10條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載加分內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
  •  加載評論中...

發表評論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号码 体彩中奖号码查询17326 pk10前四复式 865棋牌游戏官方网站 异度装甲哪里好赚钱 体彩任九现场直播 黑金团队快乐8网址 捷克酷喜乐彩铅怎么样 gtv网络棋牌频道象棋 分解95天眼珠赚钱吗 冰球打架厉害的球员 澳洲幸运10微信群 喜乐彩组合投注技巧 上海晓游棋牌手机版 苹果几个靠谱的赚钱软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