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雷霆vs火箭 >>  雜談頻道 >>  文章 >> 文章內容

發表時間:2019-05-08 19:13:32


 

德政寺前世今生 

 

陳永治

    德政禪寺坐落在大麻鎮東北,原址南瀕清池漾,北與京杭大運河相距僅數十米,東有小河,西北與吳王廟接壤,占地30余畝。四周綠樹成陰,林木參天,殿宇僧舍毗連,寺內僧人眾多,木魚聲聲,鐘鼓陣陣,善男信女云集,香火旺盛,是聞名遐邇的水鄉古寺。始建于宋淳熙四年(1177),明、清兩代皆有修建。原名正德禪寺,明武宗正德年間,為避諱而改名。

    842年前,大麻鎮還是一個小小的村落,何以會建造一座如此規模的寺院呢?

    話還得從康王南渡、建都臨安(今杭州)說起。宋高宗建都后,皇室宗親、中原士大夫紛紛隨遷,都來江南定居。此后,江南經濟繁榮,發展迅速,小小大麻村也漸漸形成集市。南宋第二代皇帝孝宗的叔祖、安定郡王趙令撎(一說為“令揖”,然遍查南宋令字輩安定郡王無此人,疑是“撎”之誤)在此建寺,是因為皇宮內太后等人信佛,祈求菩薩保佑,還因為這里距臨安不遠,靠近運河交通便利,而且周邊方圓較大范圍內又缺少供奉佛祖的大寺院。建成后取名,是這位皇叔祖痛感于宋室半壁江山淪亡,徽欽二帝被擄,高宗曾屈辱請降、垂頭喪氣的教訓,認為皇家不能失德,必須“正德”,才能坐穩江山。

    德政寺前有橋,一進山門,便是大殿。殿宇高大,如來、文殊、普賢三尊大佛,金光熠熠,端坐于蓮臺之上,十分氣派。大殿后的佛堂,為清乾隆年間修建,上有長3米、寬1米的匾額,題“葦渡堂”三字,系乾隆二十年(1755)春吳云從所書。吳是鄰鎮洲泉人,曾任河東鹽運使,擅書法,《吳氏書畫記》:“(唐顏真卿《祭侄文稿》墨跡)惟《余清齋》秋毫無失……觀于汪天賜、吳云從、吳國珍、宋元仲之手。”又有禪宗堂,是明嘉靖年間,由大麻鎮崇益村朝西埭金青蓮所建。金的祖父曾任都察使,家境富裕,因他遁入空門出家在德政寺為僧,故捐資建造此堂。明中期至清初,為德政寺鼎盛時期,有僧人36房,500余眾,且有寺產數百畝,眾僧主要靠耕種自給。傳說他們曾去杭州運大糞施肥,是從陸路接擔挑回來的,可見僧人之多,寺院興旺也可見一斑。清末以后,德政寺逐年衰落,至民國時期,僅剩前殿、葦渡堂以及年久失修的佛堂僧舍三四十間,寺后大片瓦礫廢墟,寺前雜草叢生,一派蕭條。寺前的清池漾畔,有個規模很大的墳墓,狀似一個小山丘,周圍古柏森森,墳前石供桌、墓碑等頗具氣勢,為大麻金氏祖墳,見于金炳?。ㄗ職袢耍?span lang="EN-US">1925年所作詩“祖宗雖遠子孫歡,緩步當車掃墓臺……”的序云:“德政寺前,予始祖之墓,每歲春秋二祭,墓前親自跪拜”。墳之北,即寺前,有兩棵大銀杏樹矗立,枝葉繁茂,時有松鼠出沒。清池漾東岸的松樹林中,尚留有僧人石塔五座。

    到了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德政寺殘余房屋略經修繕,辦起了一所完全小學,鄉人習稱:“到德政寺去讀書”。此時,寺院已廢,但原來風貌尚能略窺一二,而“德政寺”卻自然而然地變成了一個眾所周知的地名。

    后來,隨著時代發展,學校一再改建擴建,從小學戴“帽子”初中,到大麻中心學校,滄海桑田,德政寺原址遺跡早已蕩然無存,成了它的前世。而這一地區的原地名也漸漸地淡出,成了歷史地名。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在德政寺舊址偏西北、京杭大運河南岸,原吳王廟舊址上,由民間熱心人士發起募捐,經市民族宗教事務局批準,重建德政禪寺,逐年擴建,業己建成天王殿、大雄寶殿、觀音殿、禪房及放生池等,于2000年對外開放,規模當然無法與其“前世”相比。如今的德政寺,與以前的雖不可同日而語,但寺名卻因此而得以延續。

 

共獲得積分:2 ,共2條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載加分內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
  •  加載評論中...

發表評論